<fieldset id='9y4vb'></fieldset>

        1. <dl id='9y4vb'></dl>

          <code id='9y4vb'><strong id='9y4vb'></strong></code>
            <acronym id='9y4vb'><em id='9y4vb'></em><td id='9y4vb'><div id='9y4vb'></div></td></acronym><address id='9y4vb'><big id='9y4vb'><big id='9y4vb'></big><legend id='9y4vb'></legend></big></address>
          1. <ins id='9y4vb'></ins>

            <span id='9y4vb'></span>
            <i id='9y4vb'></i>
            <i id='9y4vb'><div id='9y4vb'><ins id='9y4vb'></ins></div></i>

          2. <tr id='9y4vb'><strong id='9y4vb'></strong><small id='9y4vb'></small><button id='9y4vb'></button><li id='9y4vb'><noscript id='9y4vb'><big id='9y4vb'></big><dt id='9y4vb'></dt></noscript></li></tr><ol id='9y4vb'><table id='9y4vb'><blockquote id='9y4vb'><tbody id='9y4vb'></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9y4vb'></u><kbd id='9y4vb'><kbd id='9y4vb'></kbd></kbd>
          3. 協商民主是當代中國民主的重要特色

            • 时间:
            • 浏览:31
            • 来源:短篇小说集锦

              作者:發言人系“如何認識人民政協是專門協商機構”課題組代表,中國社會科學院政治學研究所所長 房寧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政治制度的重要特色就是以發展協商民主為現階段民主政治的重點。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協商民主是中國社會主義民主政治中獨特的、獨有的、獨到的民主形式”。從現在到本世紀中葉是中國實現現代化的關鍵階段,發展和完善協商民主是中國政治發展和民主政治建設的主調。

              一、協商民主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主的重要特征

              協商民主是中國的創造,而中國現階段民主政治中的這個創造的真正價值主要不是在於發明瞭協商民主的一系列形式,而在於把協商民主作為現階段民主政治實踐的主要形式,即以發展協商民主為重點。從世界各國工業化現代化的歷史經驗來看,在任何一個國傢的工業化現代化過程中,不同政治制度會產生不同的社會激勵機制,其主要類型為:分配性激勵與生產性激勵。協商民主,實際上就是現代世界的環境與條件下,中國這樣的發展中大國,在采取相對集中的政治體制的條件下,避免分配性激勵、實現生產性激勵的具體的政治制度形式。

              二、中國協商民主的特色與機制分析

              協商民主之所以能夠在中國產生和發展,離不開它所處的外部環境及其條件,但更重要的是它在中國走向現代化的現階段可以發揮促進社會經濟發展和保持社會穩定的雙重功效,這是中國協商民主能夠在當代產生並持續發展的根本原因。

              第一,協商民主有利於整合社會關系,減少社會矛盾,擴大社會共識。協商的本質是尋求利益交集,尋求最大公約數,照顧各方利益,促進妥協、促進共同利益形成。而這也正是處於工業化轉型時期、社會矛盾多發時期,有利於緩解社會矛盾、促進社會整合的途徑。協商民主所形成的社會共識,推進的社會整合,在現階段主要表現在整合協調政黨、新興社會群體和民族等三大關系上。

              第二,協商民主能夠促進民主監督,有利於提高民主質量。協商民主與選舉民主並不是對立和矛盾的,協商民主可以讓各種意見充分發表出來,通過交流討論使各種意見取長補短,避免片面性,盡可能趨於一致;同時協商民主也有助於把“服從多數”和“尊重少數”統一起來。協商民主公開性、平等性和廣泛性的特征,可以從多方面進行民主監督,提高民主的質量,最大限度地將“少數人”與“多數人”的利益整合起來。

              協商民主所構建起來的公共協商機制,能夠協調政府、社會、個人三者的價值偏好,使多元的社會利益以公共利益為“最大值”,通過多方平等、自由的討論、辯論和協商,達到利益表達、利益協調與利益實現。

              第三,協商民主能夠提升決策科學化水平,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協商民主求同存異,有利於妥協和共識的達成,有利於減少妥協的交易成本。

              三、關於提高我國協商民主質量的思考與建議

              按照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提出的“推動協商民主廣泛、多層、制度化發展”的要求,針對目前我國協商民主實踐中存在的問題與不足,提出以下意見與建議。

              提高協商民主的程序化、法治化水平,建立各層級、各領域協商的項目清單,規范協商事前、事中、事後的相關規則和程序。在協商的內容上應實現重大政策、措施以及法律制訂的全覆蓋。協商民主的議事范圍原則上應包括:重要方針、政策及法律的制訂,重要人事安排、涉及民生與公共安全的重要措施、重大突發事件的應急對策和危機管理等四個方面。

              區分協商民主的層次,建立合理適用的分層次協商的協商民主規范結構。要區分不同的經濟、政治、文化、社會事務,以利益直接相關程度、信息掌握充分程度和責任的連帶程度為尺度,引導相關性強的群體及代表分層次進行參與和協商。掌握利益相關性、信息充分性和責任連帶性的原則,既從總體上保證瞭人民群眾參與和管理政治與社會事務的民主權利,又可以防止參與的無效與混亂。

              逐步擴大協商民主的公開性,提高透明度,加強監督,促進協商民主質量提升。公開的民主對於提高協商民主的質量至關重要。公開性是對協商主體最有力的監督,可以有效地促進協商主體提高責任意識。民主政治的本意是廣大人民群眾的參與和監督,分層次進行的民主協商應當在相應的層次和范圍內適當公開,自覺接受監督。